<dd id="zixey"><track id="zixey"></track></dd>
    1. <li id="zixey"></li>
      1. <progress id="zixey"><track id="zixey"><video id="zixey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<tbody id="zixey"><track id="zixey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<em id="zixey"></em>
        紅寶石小說網>修真>難抑愛意 > /皮帶/耳光/生日快樂
            “這種人憑什么跟我們在一個班里!”變聲期的omega聲音分外尖銳,我感覺耳膜都要被他叫穿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緊接著就是一陣沒有盡頭的嘲笑和指責,一直到老師進來上課這場鬧劇才結束。

            我被薛演送到這里上學已經過去快一年了,這的確是所很不錯的學校,盡管同學似乎有點缺德。不過他們也沒說錯什么,我就是一個賣身求榮的omega,他們這些家里嬌養的少爺小姐最瞧不起的應該就是我這種人,我都習慣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們到底受過好教養,雖然對我百般的討厭也沒干出來什么傷害我的事,比從前孤兒院里那幾個壞小孩還是要好很多的,也可能是不想惹麻煩吧,畢竟薛演看起來對我還不錯。不過我從來不會把學校里發生的事告訴薛演,我不想讓他覺得我是個很麻煩的omega,我怕他也覺得我討厭,畢竟很多人看起來都是這么想的。

            一根粉筆頭被丟到了我面前,我收拾起來心思好好聽課,畢竟如果我學習好一點的話薛演也可能多關心我一點,盡管他可能根本不在乎。

            我是不住校的,因為薛演要抱著我睡覺,雖然這個alpha看起來還蠻有原則的,但也僅僅局限于不會真正上我,這并不影響他要求我為他口交或者命令我做些更過分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但今天他應該會上我了,我已經十八歲了,他再也不用有什么別的良心上的顧忌。

            我以為我一回家就會被他拽倒床上挨操的,但alpha看起來想搞點情趣。他把家里布置得很……溫馨。不知道從哪照出來的粉色燈光晃得我眼睛疼,還有數不清的氣球和鮮花。這是我第一次過生日,從前我只能在別人的談話里知道過生日是件很值得開心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薛演輕輕牽著我的手,問我有什么愿望想實現。我看著眼前精致的蛋糕突然有些想哭,但我不敢哭,薛演為我做了這么多,我不能掉眼淚惹他不高興。于是我擺出了一個可能也不大好看的笑,我說我想和薛演一直在一起。

            薛演看起來很高興,他湊過來吻我的眼角。他說:我也要和小瑞永遠在一起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我是騙他的,那不是我的愿望。如果非要許的話,我希望我能有勇氣在那些壞孩子羞辱我的時候挺直了腰板罵回去。

            薛演把我拉到他懷里,輕聲細語的對我說了好多話。我乖巧的應聲,他看起來更高興了,話越說越多。一直到我勾住他的脖子親了親他的下巴,薛演很喜歡我這樣親他,我不知道為什么,可能是這樣的我看起來更像一只能隨他搓圓揉扁的小動物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種人憑什么跟我們在一個班里!”變聲期的omega聲音分外尖銳,我感覺耳膜都要被他叫穿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緊接著就是一陣沒有盡頭的嘲笑和指責,一直到老師進來上課這場鬧劇才結束。

            我被薛演送到這里上學已經過去快一年了,這的確是所很不錯的學校,盡管同學似乎有點缺德。不過他們也沒說錯什么,我就是一個賣身求榮的omega,他們這些家里嬌養的少爺小姐最瞧不起的應該就是我這種人,我都習慣了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們到底受過好教養,雖然對我百般的討厭也沒干出來什么傷害我的事,比從前孤兒院里那幾個壞小孩還是要好很多的,也可能是不想惹麻煩吧,畢竟薛演看起來對我還不錯。不過我從來不會把學校里發生的事告訴薛演,我不想讓他覺得我是個很麻煩的omega,我怕他也覺得我討厭,畢竟很多人看起來都是這么想的。

            一根粉筆頭被丟到了我面前,我收拾起來心思好好聽課,畢竟如果我學習好一點的話薛演也可能多關心我一點,盡管他可能根本不在乎。

            我是不住校的,因為薛演要抱著我睡覺,雖然這個alpha看起來還蠻有原則的,但也僅僅局限于不會真正上我,這并不影響他要求我為他口交或者命令我做些更過分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但今天他應該會上我了,我已經十八歲了,他再也不用有什么別的良心上的顧忌。

            我以為我一回家就會被他拽倒床上挨操的,但alpha看起來想搞點情趣。他把家里布置得很……溫馨。不知道從哪照出來的粉色燈光晃得我眼睛疼,還有數不清的氣球和鮮花。這是我第一次過生日,從前我只能在別人的談話里知道過生日是件很值得開心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薛演輕輕牽著我的手,問我有什么愿望想實現。我看著眼前精致的蛋糕突然有些想哭,但我不敢哭,薛演為我做了這么多,我不能掉眼淚惹他不高興。于是我擺出了一個可能也不大好看的笑,我說我想和薛演一直在一起。

            薛演看起來很高興,他湊過來吻我的眼角。他說:我也要和小瑞永遠在一起。

            可我是騙他的,那不是我的愿望。如果非要許的話,我希望我能有勇氣在那些壞孩子羞辱我的時候挺直了腰板罵回去。

            薛演把我拉到他懷里,輕聲細語的對我說了好多話。我乖巧的應聲,他看起來更高興了,話越說越多。一直到我勾住他的脖子親了親他的下巴,薛演很喜歡我這樣親他,我不知道為什么,可能是這樣的我看起來更像一只能隨他搓圓揉扁的小動物。

        美女全身全免费视频网站,日本一本高清视频,wwww亚洲,www273998con
          <dd id="zixey"><track id="zixey"></track></dd>
          1. <li id="zixey"></li>
  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zixey"><track id="zixey"><video id="zixey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<tbody id="zixey"><track id="zixey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em id="zixey"></em>